绿巨人应用下载中心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夏の吃零食可爱萌少女图片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直接脑袋开花,血就像喷浆一样汩汩流出来。

景倾歌有些惊吓,她还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,季亦承这么打真的会打死人的。

“季—”她刚要冲上去,就被人一把拉住了。

景倾歌一回头,便看见欧文笑得花枝乱颤的帅脸,旁边还站着几个长相英俊潇洒的男人,正齐刷刷的盯着她看,眼神一个比一个八**卦冒精光。

耶耶耶,这就是传说中妖孽家的小可爱啊~~~

集体邪恶暗忖着。

……

景倾歌反应过来,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这么狼狈难堪的样子了,慌忙抓着欧文说,

“总监,快叫季亦承别打了!”

欧文却笑眯眯的摸了摸景倾歌的脑袋,

“小可爱,不觉得家混蛋少爷为打架的样子简直天下无敌第一帅咩?”

自从前几天景倾歌在欧文面前一不小心称季亦承是混蛋,欧文就天天一口一个“家混蛋少爷”来调侃她了。

旁边的唐昊天接话,“小可爱,现在就应该挥动的小手,为的混蛋男人摇旗呐喊。”

“混蛋,加油!”厉西泽说。

“混蛋,我爱!”司徒琰说。

“混蛋,亲一口!”玄盛北说。

景倾歌忍不住眼角狠狠滴一个抽搐,这些男人都是谁啊?这么恶→_→

“嗨~~”一众儿男人一起挥手打招呼,“家混蛋少爷的好基**友。”

景倾歌,“……”

欧文又问,“不过小可爱,在蓝港兼职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景倾歌摆手解释,“不是,是我的一个朋友在这打工,她有事我就来帮她顶一下。”

刚说完,“砰”,又一声震响。

季亦承一脚狠狠地踢在宋鸣的胸口上,胸骨都断了,宋鸣就像球一样撞在水晶的茶几上,上面的红酒全都砸下来,一脸模糊的血水。

“刚刚这只手也动过她了!”季亦承又反手一拧,俩胳膊全都给废了,包厢里杀猪般的嚎啕惨叫连绵不绝。

景倾歌猛地一惊,

“季亦承,别打了,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!”

她刚刚说没把那人**渣送去见阎王绝对是气话,怎么他还当真了啊,旁边的少爷们显然更看戏的,唐昊天吹了一声口哨,使劲鼓着巴掌嗷嗷喊着,

“承哥哥,加油哇,的小可爱脸蛋都哭花了,就等着为她报仇雪恨on~~~”

……

这里的喧闹已经引起旁边包厢的注意,有很多人纷纷往这边看,经理也跑上来了,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看着被一众儿少爷们护着的景倾歌,眼皮子突突的跳了跳。

这来替班的小姑娘是……季少的女人!

天!

某经理觉得她的饭碗要不保了。

宋鸣早就疼得昏死过去了,季亦承反握一把特制匕首,掐着他的脖子,朝心脏的位置狠狠扎了去,赤红的双瞳仿佛染血了一般,骇人极了!

“不要!!”景倾歌挣开欧文的手飞跑过去,一把死死地抱住了季亦承的胳膊,“不要,季亦承,不要打了,我想回去了,好不好,我们一起回去……”

季亦承浑身一震,回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