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视频下载app官网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!

剑罗刹汇报的话音刚落,阿红藤和竺题就破口大骂起来。

“竺果,竺聆,俩竟然包藏祸心?违背主持命令,这是叛徒行径,俩该被千刀万剐,永世不得超生,佛祖也不会原谅们的叛逆行为。”

趴下那里的两人脸红脖子粗的大骂,要不是被封住了,怕不是扑到竺果和竺聆的身上咬下两块肉来?语声中包含的恨意,让人惊心。

“阿弥陀佛,竺题、阿红藤,枉俩研读经文多年,竟如此的残暴不仁?们平日里的所作所为,哪有一点佛门弟子的样子?佛门慈悲为怀却名声受损,正是因着尔等的存在,箓佛寺愈发的走向歧途,们,是佛宗的叛徒!”

竺果厉声怒斥。

“个……。”

阿红藤和竺题大怒,就要反骂回去,但孟一霜和圆钵已经看到我的眼神示意了,他俩上前一步,伸手点了几下,竺题和阿红藤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“给两位师傅解开吧。”

我摇摇头,看样子。箓佛寺内部比我想的复杂多了,竺果和竺聆还真就不能杀,既如此,那就只能放了。

反正竺丕都逃走了,有关方内道馆真实实力的讯息,已经瞒不住了,我也不在乎多放走两个活口。

看我一打手势,剑罗刹就解开了竺果和竺聆二人身上的禁制。

娇俏眼镜嫩模令人着迷

他俩缓缓的半坐起来,很是老气横秋的‘阿弥陀佛’了几声,这才起身,齐声道谢。

剑罗刹和孟一霜将这两位的武器和随身布包送回来,两人又是一阵道谢。

“两位师傅,本馆主没有杀俩的理由了,们可自行离去,至于如何对箓佛寺圆说,那就是们自身的事儿了,希望们不被责罚才好。”

我念了口诀,打开禁制出口,示意他俩离开。

“阿弥陀佛,姜馆主宅心仁厚,义薄云天,贫僧敬佩。但有话得说在前面。”

“请说。”

我改了态度,箓佛寺中要都是竺果这样的高僧,绝对是天下苍生之福。

“目下,朗琉璃主持掌控箓佛寺,其背后还有诸多前辈高僧和外道高手支援,势力雄大,贫僧所在的那一阵营,根本无力抗衡,只能蛰伏,伺机而行。这期间,至少在明面上,必须听从朗琉璃主持的命令。”

“竺丕师兄遁走,箓佛寺来此之人军覆没,此事隐瞒不住,箓佛寺和方内道馆绝不可能善罢甘休。”

“贫僧只希望,馆主再度和箓佛寺对上时,能够辨别一番之后再下杀手,为贫僧多留几个志同道合者,要知道,他们只是在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,面相形态虽狠,但心底对方内道馆并无丝毫恶意。”

竺果说明白了这事。

我蹙紧眉头,凝声说:“搜魂手段过于极端,且消耗巨大,偶尔用之还成,不能频繁使用啊!方人员隐藏的太好了,本馆主如何明辨?很容易一道绞杀,这……?”

“馆主不必为此烦恼,贫尼有暗语告知。能对上暗语的,都是我方同道,还请馆主手下留情,我等也会暗中协助方内道馆的。”

一直没说话的比丘尼忽上前一步,低声说出这话来。

“那我洗耳恭听。”

我心头一动,按着竺聆示意的附耳过去。

竺聆将一段暗语告知于我,我记在了心头。

“他俩……?”竺聆有些忌惮的看了一眼竺题和阿红藤,显然,担心这两人回去后胡说。

“尽管放心就是,他俩永远回不去箓佛寺了。”

我淡然一笑。

“善哉,善哉,姜馆主,日后若要联系我等,请……。”

竺果上前,小声的留下了联系方式。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两个出家人和我们打了声招呼,随即离去。

禁制出口关闭。

我扫了一眼竺题和阿红藤,他俩额头青筋隐隐,怒火中烧,眼珠子几乎瞪出来。

我再度走过去,看向眼神恐惧的两人,讥笑着说:“们家的主持不得人心啊,暗中,早就有一大批僧人想要掀翻他了,如此说来,朗琉璃的嚣张气焰维持不了多久。”

说完这话,我站起身来,示意剑罗刹动手。

对此等穷凶极恶之辈,送他们下地狱就是替天行道。

剑罗刹冷笑一声,反手间,宝剑出鞘。

蝎祖太奶他们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,宫重、宁鱼茹和王探等人也没有阻拦的意思。

除恶即为扬善,这是大道。

剑罗刹手腕蓄力,就要出剑了。

趴下那里的两个人仇恨的抬着头盯住我,目眦欲裂的。

今夜之前,他们想的是这般处决掉方内道馆所有人,鸡犬不留,做梦都想不到,结果竟然是相反的。

只能说,人生充满‘惊喜’!

‘噗噗’两声响,两股血箭飞窜出去老远,两个罪恶累累的佛门败类心口要害被剑光贯穿了,头一歪,砸在那里不再动弹,生气火速的消散。

我暗叹一声,随手掐诀,禁制区域中刮起狂风。

一道道凄厉吼叫的黑影,被无形力量挤压到一处,乃是百余条阴魂,包括刚死的竺题和阿红藤。

随手就将‘阴魂球’送进鬼牢法具之中禁锢起来。

其中杀戮最重的一部分阴魂,送给墓铃当晚餐,但罪恶不大的,箓佛寺事件完过去后,我会施法召唤来勾魂使者,送这些家伙魂归地府。

是否魂消魄散?端看墓铃对它们的鉴别了。

63号墓铃最初时曾说过,它来自地府,行使阴司赋予的权利。

但到了现今,我深深知道,那就是胡扯!

墓铃的来历让我心头痒痒,恨不马上问出来,但也知道墓铃不会实话实说的,因而,我只能憋着。

火焰烧了过去,竺题和阿红藤的尸体变成飞灰。

禁制部解除,我们出现在小别墅院子中,地面积雪两尺深了。

一众战利品被搬到客厅存放。

风雪太大了,不一会功夫,就掩盖了所有的痕迹,只剩下远处街口停泊的车队了。

乘车而来的人,除了竺丕那几位,都消失不见了。

法师之路就是这么的残酷,谁也不晓得等待在前的是何等命运?

既然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艰难之路,那只能义无反顾的走下去。

竺丕逃走了,不定何时,箓佛寺就会再度而来。

我估计不会太慢,朗琉璃那厮的报复心太重,他知道了我方的实力,再临之时,可就不是竺丕一行的微薄力量了,为了应对祸事,我须未雨绸缪。